党的事业高于一切
更新时间:2021-04-05  来源:攀枝花日报

摘自亓伟致妻书(1971年5月28日)

  

  1971年5月28日,亓伟写信给妻子,希望她能与孩子一同到攀枝花参加三线建设。这封信是他在北京住院治疗期间所写,9个月后,亓伟在渡口煤炭指挥部医院逝世。

  亓伟同志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工作,中央决定开发建设攀枝花时,他任云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、党委书记。凭着对党和国家事业的忠诚,他主动请缨,毅然离开四季如春的昆明,来到荒无人烟的攀枝花。作为攀枝花宝鼎山煤矿建设指挥部党委书记,亓伟带领几千职工,舍身忘我,对抗恶劣的自然环境、艰苦的生活条件,在只有简陋生产设备的条件下,开启了“夺煤保电、夺煤保铁、夺煤保钢”的“三夺三保”大会战,用28天时间让小宝鼎矿恢复生产,用38天打通太平煤矿主副井,用75天建成龙洞矿,确保了攀枝花顺利出煤、出铁、出钢。

  1971年5月的一天,亓伟突然晕倒了。经医院检查,他罹患肺癌,已进入晚期,矿区党委派人护送他去北京治疗。亓伟住院时,将《共产党宣言》《为人民服务》读了几遍。他在笔记本上写道:“和民族敌人斗,苦死不怕;和大自然斗,敢字当头;和癌病斗,坚定沉着。活着建设攀枝花,死了埋在攀枝花!”

  亓伟在手术后一个月出院。医生对亓伟的妻子陈书兰讲,亓伟的癌细胞已经转移,要好好疗养。归途中,亓伟路过昆明,云南省委准备安排他去温泉疗养,亓伟对妻子说:“书兰,我得回渡口去。”陈书兰知道丈夫从来是说到做到。第二天下雨,陈书兰准备要个车,但被亓伟制止了。亓伟回到攀枝花,一个医生问他,有病为什么不在家休息。他说:“你应该知道,我的时间不多了,所以我要回来。我还要动员家里人都来,学习老愚公嘛,愚公子子孙孙挖山不止,我也要教育子孙,建设攀枝花。”随后,亓伟的妻儿从昆明迁到了攀枝花。矿区党委同矿区医院医生商量后,只好同意亓伟半天工作,半天休息。亓伟又像往常那样,拄着棍子,不分白天黑夜下基层、听汇报,研究工作。由于操劳过度,病情一天天加重,亓伟再次住进医院。

  亓伟病情恶化的消息很快传遍矿山,职工都纷纷赶到医院看望他。在生命垂危之际,亓伟仍笑着说:“同志们不要难过,我不要紧,望你们把攀枝花建设好……我死后,请把我埋在宝鼎山上,让我日日夜夜看着攀枝花出煤、出铁、出钢。”

  1972年3月26日,亓伟在渡口煤炭指挥部医院逝世,终年60岁,他的事迹被渡口日报、四川日报、中国煤炭报、人民日报广泛报道,被誉为“焦裕禄式的好干部”。

  巍巍宝鼎,英魂长存!

  中共攀枝花市委党校(三线建设干部学院) 供稿

相关阅读: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!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