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评论 > 正文
没必要对中学生“嘲讽式感谢信”过度紧张
更新时间:2020-07-31  来源:光明网

  这两天,两封甘肃榆中学生写给天津学生的嘲讽式“感谢信”引发关注,并登上了网络热搜。在信中,榆中学生称“感谢你们寄给我们的文具,但我们并不需要”,“自责认识了你们”……不少网友对这两封嘲讽式“感谢信”很不满,“现在孩子的心态怎么这样啊?”对此,榆中教育局回应,两地学校有结对帮扶,学生交流中起误会,就闹了恶作剧,已对当事人批评教育。

  这一幕乍看似曾相识:前几年,山东济南某中学学生给四川成都石室中学写信,本是友好举动,可因为本地网站通稿中将石室中学说成“贫困山区学校”,引发了这所全国知名高中的校友大反弹,他们纷纷用自嘲方式讲述母校的光辉校史。

  这次情况并不一样,但是所谓“交流中起误会”,结合信中字里行间的内容看,跟受助学校学生对当地被描述为“穷地方”的不适心理有一定关系。

  邮寄文具当然是爱心和善意的表现,但帮扶者的粗心大意,确实有可能刺痛被帮扶者的心,帮扶行为也被视作流露出优越感——现在即便是西部地区的乡镇中学,学生一般也都买得起文具。说某个地方穷跟送文具的行为联系在一块,也容易被误会。

  但无论如何,这都是少年之间的“故事”,也是他们成长的一部分。并不是说,话中带“刺”就值得提倡,但确实没必要将其上升为有的网友担忧的“忘恩负义”。我更倾向于将这理解成有些学生在特定语境下特别的交流方式。

  前几天引起媒体关注的“祖安文化”,多少也反映了表达上的次元壁。小孩子的“脏话”和成年人是不同的,根本没有那些词语本身所表达的意义。倒不是说这类文化该倡导,脏话不是文化,脏口理应摒弃,但审视这类亚文化现象时宜代入未成年人视角。

  互联网时代,玛格丽特·米德所谓的“后喻文化”(青年文化主导)现象来得很明显。如果换作成年人,这两封“感谢信”当然会被认为是不得体的。但写信的中学生也就十来岁的年纪,他们的嘲讽意味,其实并没有成年人想象得那么浓。某种程度上,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向“外部世界”展示自己的自尊心呢?我们没有必要用“太成年”的眼光来看待未成年的他们。而那些调侃,确实也解锁了现在流行的戏谑化、打趣式表述,也拒绝太端着的解读。

  到头来,当地教育部门迫于舆论压力站出来回应。从回应中的态度看,也值得称赞——他们将其定性为“恶作剧”,这是相对中性的评价,也期望其“对当事人批评教育”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善意提醒,而不是像部分舆论那样反应过度。

  我们需要用一种爱的目光,来看待孩子们的“嘲讽”或“自嘲”,尝试理解和引导他们,而不是基于误解的强迫。所有的“强迫”,都是对代沟的建构,也是没必要的上纲上线。(张丰)

相关阅读: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!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