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社会 > 正文
当叛逆少年不再叛逆
更新时间:2015-08-14  来源:攀枝花晚报
   当叛逆少年不再叛逆
   收到录取通知书,李永彪难掩心中的喜悦。
   10日上午,天空飘着小雨,在平地镇白拉古村,记者见到了正在院里帮父母干活的李永彪。这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多、身材略显消瘦的男孩,他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,脸上挂着温暖的笑。
   李永彪的父亲说,供孩子念书,是一家人最大的心愿,现在孩子考上大学了,家里却拿不出学费。
   他决定不再辜负父亲的期望
   贫困学生档案
   李永彪,19岁,毕业于攀枝花市第九中学高三二班。
   家住平地镇白拉古村山田一组,奶奶瘫痪,母亲务农,弟弟读初中,一家人靠父亲打零工为生,生活贫困。
   高考成绩:理科533分,被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工程专业录取,每年学杂费7000元。
   家里没有装修
   靠父亲劳作维持生活
   李永彪的家,空有一座二层小楼,里面几乎没有装修,“村里统一规划,给了两万多元修房款,当时东拼西凑的把房子盖了,没钱装修,一直这么住着。”李永彪的父亲说。
   李永彪家有两亩多田地,种了玉米和水稻,这些粮食可以解决一家人的口粮,“弟弟正在读初二,奶奶瘫痪,全家靠父亲做苦力活赚钱养家。”李永彪说,为了撑起这个家,父亲白天顶着烈日在田里干活,晚上到附近的工厂里打点零工。尽管日夜不停劳作,可还是难以应付家庭的开支和李永彪的学费。
   承载全家希望
   叛逆少年奋发图强
   “他现在虽然不能挣钱替这个家分担,但他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。”李永彪的父亲说,自己没什么文化,对李永彪寄予了很大的希望。
   但父亲寄予的期望,正值叛逆期的李永彪并不能理解,他一度非常贪玩,直到后来的两件事,让他彻底懂了父亲。
   那是在读高二那年,有一次开家长会,学校要求家长必须到场,李永彪通知了在外面打零工的父亲,“那天,远远的看到父亲走过来,我的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。”正值冬天,天气明明很冷,父亲却只穿了一件薄外套,内搭一件短袖,脚上穿了一双早已被我穿破了的旅游鞋。“他平时都教育我,不管家有多穷,出门一定要穿得干净体面,可是为什么,他没能穿得体面?”说到这里,李永彪的声音压得很低,有些颤抖。
   还有一次,父亲骑的摩托车在路上抛锚,发动机要卸下来维修,当时到维修点的距离坐公共汽车只要1元钱,父亲却坚持步行。“当时我有些赌气,不就是1元钱吗?用得着这么省吗?”可是父亲说1元钱也是钱,挣钱不容易,你和弟弟还要读书,能不花就不花吧。 
   从那两件事后,李永彪开始慢慢理解了父亲的不易,开始努力学习。“我不想辜负爸爸对我的付出,更不想让他难过。”李永彪说。
   读高三时,下了晚自习,李永彪还要自学至深夜。课间、午休的时候,别人聊天,他就做作业,看书。常常因为学习错过午饭时间,等他到食堂打饭,饭菜早已经凉了。
   李永彪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,考出了满意的成绩,但是学费又让他陷入无限的惆怅。(记者 阮雨红)
    

 

相关阅读: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!
点击排行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